第十章风波起倚红(10/168)

 预测推荐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 12:19
三个月后,原太阳帝国境内。由于刻意的收敛契机和如意面具的神奇功效,我现在只是一个冒险者而已,还是最平凡最普通的那种。看着前面挂着的「倚红阁」三字牌匾,我就知道我的目的地到了。这个不太繁华的小镇却有着一个响亮的名字──倚红镇。虽然是偏僻的联盟边界地区,商旅不通,倚红镇却有着惊人的知名度。因为它偏僻的地界,使得无论是联盟的四大世家还是海龙帝国,虽然都把触角伸入了这里,却无法真正的管辖这里。尤其是原来的太阳帝国解体后,联邦只是成了一个名义上的领主,事实上这里已经成了一个真正「无人管」的地区。虽然表面上它显得一点也不繁华甚至有点荒凉,可暗地里这里却是全联盟、甚至是全大陆最大的地下黑市,在大陆上其他地区被人追捕的盗贼,在这里却是名正言顺的当起了大财主。各种烫手的东西都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合的买家。这里的生存法则就是强者为尊,谁有强大的实力谁就可以说话更大声,有力量有钱,就是老大,你就可以得到别人梦想不到的权力,你就可以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很好。而无疑,「倚红阁」在倚红镇中乃至大陆都拥有着很高的地位和名声,甚至有许多达官贵人专程为了「倚红阁」而不远千里、不辞辛苦而来的。甚至倚红镇之所以为倚红镇,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有「倚红阁」。天下多青楼,为什么「倚红阁」如此出名?用某人的话来说就是所谓青楼者,非谓有地利之谓也,有名妓之谓也。故而青楼之名不在其地利而在其有名妓也。「倚红阁」就是这么一个地方,它不仅有名妓,而且有三个。三个可以倾国倾城的绝代名妓。不要说只是位置比较偏远而已,恐怕就是在魔界也会有人去的。柳非烟、绿珠儿、冰姬,三位绝代佳人构成了「倚红阁」不倒的美名,也成了许多达官贵人、文人墨客踏青的理由。而我,来到「倚红阁」,却只是为了柳非烟,或者说为了一个柳非烟的崇拜者──千里孤盗任独行。据说这些天他都留恋在倚红镇不肯离去,而不肯离去的理由就是绝代名妓柳非烟。在海龙帝国时我正式在冒险者公会报名,并且以初入冒险者的身份接下了这单没人敢接的特级任务,狙杀任独行,代价是十万金币。于是我来了,当然任独行这么多年来积累的财富也是一个原因。这也成了我今晚踏青的理由。进入了「倚红阁」,我才真正感到了惊讶。外面看来破破旧旧的「倚红阁」,里面竟然装饰的比皇宫还要豪华,雪白的大理石、精雕细刻的盘龙凤柱,特别是那被用来照明的夜明珠,高悬在人们头顶,提示着这个地方的奢华预测推荐,也仿佛在叮嘱踏入「倚红阁」的每个客人预测推荐,先估量一下自己的钱包预测推荐,看是不是够资格来这里。也因为这样,当我穿着普通的冒险者服饰进入时,立刻引来了客人和保镖的注意,只不过两者是截然不同的。客人们眼中的是轻蔑,讽刺我一个普通的冒险者也敢进「倚红阁」,实在是侮辱了他们的身份。靠近我的保镖却是眼中精光一闪,显示出不凡的内力修为,显然是警告我不要在这里惹是生非。这让我暗暗警惕在心。能在这龙蛇混杂的倚红镇屹立不倒,固然有各方面的关照,但「倚红阁」的自身实力也绝不容小视,一个普通的保镖竟然也有这样的实力,这「倚红阁」绝不简单。而且「倚红阁」的主人能在这种地方站稳脚跟,这需要怎样纵横捭阖的手腕,而且让柳非烟、绿珠儿、冰姬那样三位绝代名妓为他服务,这又要怎么样的魅力。这么一个出色的人物,从冒险者公会买到的资料上却没有半点提及,显然即使是以冒险者公会遍布全大陆的情报网,也找不到半点线索,这该是怎么样一个对手啊。我不由暗暗提醒自己,这或许是个前所未有的挑战。即使不是战场,我也绝不会容许自己失败,这来源于我强大的自信。「我要见非烟。」冷静的外表下,潜伏血脉的因子开始亢奋有力的跳动起来。「什么?!」不少人忍不住叫出声来。「我要见非烟。」我固执的丝毫不为所动。「什么,你竟然想见柳仙子。」「非烟是你这个下等贱民叫的吗?」「小子,你没见我们都在排队吗?」楼下那几位或坐或站的踏青客,愤怒的表示了他们的不满。说实话我没想到柳非烟竟然声望这么高,这让我很是惊讶。那几位保镖也开始走过来,看起来是想把我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扔出去吧!哼,我岂是轻言罢休的人,「我要见非烟。」稍稍的挺了挺胸,一股强大的气势猛烈的散发开来,那几个保镖在我的强大气势面前,一下子就蔫了许多。有人已经看出了不妙,往后溜搬救兵去了。果然不愧是「倚红阁」当班的,连眼光都比一般人强的多,如果是一般的青楼,这几个保镖现在恐怕已经不知死活的冲上来了吧!一位看起来是「倚红阁」管事的中年人很快走了过来。「请问公子贵姓?您是第一次来倚红阁吧。」显然他是想先摸清我的底细,再决定怎么对付我。「在下风流,仰慕柳仙子风采,特意前来求见!」我心中暗笑,不过也礼貌了很多。管事显然为没有听到预想的名字而感到有点失望,在他看来, 北京赛车pk10官方投注平台能让「倚红阁」的保镖不敢轻举妄动、需要他出马摆平的人, pk10倍投方案显然应该是很有名才是, 北京赛车pk10官网投注平台哪想到却只是我这么一个毫无背景的普通人而已。表情却是恭敬依然。「风少爷, 北京pk10正规投注网站柳仙子现在正接待南宫世家(联盟四大世家之一)的二少爷,无暇分身。公子如是定要见仙子,就请先预约如何。」稍稍压低了声音。「柳仙子名声太大,闲话片刻就得金币千枚。」果然不愧是「倚红阁」这样青楼的管事,八面玲珑,谁也不得罪,却又暗地里提醒我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和囊中的钱钞,还搬出了一个南宫世家来压我。虽然明知他只是应付我,也不能不让我收起了简慢的心理。毕竟我不是个完全不讲理的人,即使在异界,也还多少要受一点道德良心的束缚。不过这又岂能难得倒我,三个月的时间可不是白混的,我早已不是那个初到贵地什么都不懂的风流了。风流之无敌秘笈第一式──见钱眼开。「大叔,倚红阁不是还有绿珠儿姑娘和冰姬姑娘吗?」一颗钻石已经悄悄的塞进了总管的手中。「啊,公子,您叫小的艾财就行了。」一招见效!看他那快眯起来的眼睛,此时我那半新不旧的探险者衣服,只怕比皇帝的衣服还要光辉夺目。哈哈,果然有钱就是老大啊。「这样吧,我们也别客气了,你叫我风流,我叫你老艾就是了。」有这么一个「倚红阁」的管事在里面,办事那是方便的多了。刹那间精芒一闪,老艾深深的打量了我一眼,点了点头。高手,哈哈,想不到我风流第一次就撞到大板了,不过他倒好像没有恶意的样子。我也就淡淡的一笑。声音陡然大了起来,「公子,你当我们倚红阁就只有柳仙子一人吗?虽然柳仙子她有客,还有珠冰两位仙子呢。」「你是说我可以见到绿仙子和冰仙子吗?」我很配合的说。「两位仙子可是我的偶像啊!」「绿仙子她身体微恙,不过冰仙子刚好今天休息,你可以试一试,说不定冰仙子会破例接见你呢。」忽然一个家伙很不识相的站了出来,「你这混蛋,我要和你决斗。」是一个佩剑的贵族,还算得上英俊的脸此时显得激动万分,仿佛我侮辱了他的心上人似的。我的心里忽然响起了艾财的声音。「他是海龙左相的儿子公孙人,据说已经有了中级剑师的实力,迷上了冰姑娘,预测推荐这些天天天泡在我们阁里。」我转过头,只看到艾财仍是那么一副招牌式的笑容。好厉害的心灵魔法,竟然能将自己的想法就这么让人一无所觉的传给我,而不被人发现。我开始怀疑他为什么混在「倚红阁」了,虽然他能当上总管表示他的能力很强,可是现在他表现出来的实力,绝对不是一个青楼总管所该有的,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。「公孙阁下,莫非你因为我要拜访冰仙子就要和我决斗吗?冰仙子她是天上来到人间的谪仙,我们这些凡人能够看上一眼已经是莫大的福分了,想独占仙子这种行为不仅是对冰仙子的侮辱,也是对我们所有人的侮辱。」我冷冷的说,「这要是传回海龙,左相面子上可不好看呢!」「你你你……我,我……」公孙人被我一番抢白兼威胁,气的脸都白了。毕竟贵族虽然暗地里无恶不作,可在表面上还是表现的很高贵的,要是他在青楼争风吃醋的事被传了出去,面子上还是很难看的,即使大家嘴上不说,心里也会暗暗嘲笑这个失风的倒楣鬼。周围人的议论就更让他站不住脚了。「是啊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料,竟然想独占冰仙子。也不想想冰仙子怎么会看上他这种人。」这是因为公孙人这几天天天磨在冰姬身边,感到嫉妒和争风吃醋的家伙说的。「谪仙,真是贴切无比啊,冰仙子就是贬落凡尘的仙子啊,只有谪仙这个称号才配的上她。」一个贵公子打扮的文诌诌的说。也有的人看到了刚才我的气势,想让公孙人来试试我的底细的。总之,出于种种理由在场的人除了公孙人的几个家仆外,竟然没有一个肯帮他说话的。我不由暗笑公孙人倒楣,情敌树的太多了。暴走的公孙人失去理智了,「我要向你挑战,如果你输了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。」「如果你输了呢?」「如果我输了,冰姬就是你的了。」公孙人看来是彻底丧失了理智,他这个条件把全楼的男人都推到了我这方,不过,于我而言,还是很高兴的把公孙人的话,当作一种先到的祝福给收了下来。没有想到,真是没有想到,「倚红阁」竟然有正式的室内比武场,看来为了争风吃醋死的人还真多啊!不过,「什么,场地使用费每人一千金币?!」我盯着艾财,恨不得把他吃下去。「哎,风流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嘛,很可怕的,我们这也是为了减少流血事件的发生嘛!」老艾缩了缩脖子道。「靠,该死的阁主爱钱爱到了这个地步,我还真是服了你啊!」虽然心里很不爽,被人宰了一刀的感觉谁都会不爽的,我还是掏出魔晶卡(在加入冒险者公会时领到的,相当于现在的信用卡,仅限只有持卡人本人可以使用)把一千金币给划了过去(里面我已经注入了一百万金币,这相当于我在德炉火城打劫强盗所得金币的十分之一左右)。「等一下,还有风流啊,你把这份纸也签了吧。」老艾拖住了正要向柜台走去的我。哦,我粗粗一看,原来说的是比武双方在比武中受伤或死亡,都和「倚红阁」无关,手一抬,风流的大名已经跃然纸上。「好啦,你们进来吧!」老艾冲门外喊。呼啦,一下子就从门外涌进一大群人,各自找了视角比较好的位置准备观战。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耶,听说今天决斗的双方有海龙帝国左相的儿子公孙人是吗?好想看看他耶,真是好帅耶!」然后是晕倒状,这是「倚红阁」的姑娘。「听说公孙人的实力已经达到中级剑师的水准了是吗?另外一个好像也不弱啊!五枚金币的门票花的值啊,这次有好戏看了。」这是一般的踏青客。「你买了谁的,我看好风流,只看他现在仍是镇定自若的样子,就知道他已经胜券在握了。」「不能这么说,那风流是个连等级都没有的冒险者,公孙人可是名门之后,而且是个过了级的中级剑师。」「哼哼哼……」像猪一般直哼哼的是一班准备看公孙人出丑的家伙,也就是自问有资格追冰姬的那群人。「倚红阁」的几个伙计在大声喊,「公孙人胜出一赔零点三,风流胜出一赔五。」旁边竟然还摆出了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:独家比赛内幕分析,每位一百元。虽然我本来就想光明正大的击败公孙人,也好为自己打打招牌,可仍有一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。「这是怎么回事?」我恶狠狠的盯着开始变身的老狐狸。眼里闪着狡猾的光芒,老狐狸扬了扬手里的那份生死契。陷阱。在我用尽眼力之下,终于发现纸的下方还有一行小到要用显微镜才能查看的细字。比试由「倚红阁」操办,所得利润归「倚红阁」,决斗双方不得有异义,另本条约解释权归「倚红阁」。不过让我稍感安慰的是,契约上规定了胜利的一方有权见到想见到的那位姑娘。制定契约的人可真是深懂人心啊。因为每一个参加决斗的人都是抱着必胜的信心,故而就是发现被利用,因为可以见到心爱的姑娘,也会保持沉默,而决斗后更是没有了发言权。而对于「倚红阁」来说,不仅没有任何损失,还可以从中获得良好的广告效益。如果决斗双方很有名的话,相信某某某和某某某为了「倚红阁」的某位姑娘决斗的消息,马上就会传遍整个大陆。不过死老狐狸,你想算计我,恐怕还没那么容易吧。「原来是这样啊,场地使用费,门票收入,再加上开赌局和卖内部消息的收入,哎,真是一大笔钱啊!」我先转移了老艾的视线,「开赌局有限额吗,要是客人赢的钱太多了怎么办?」见到我没有像预想那样的立刻报复,老狐狸显然放下了不少心,「不管多大的注,没有倚红阁付不出来的。」「是吗?」我冷笑道。直觉意识道自己已经落入陷阱的老狐狸望着我,「你想干什么,难道你要……」「不错,伙计,给我买十万金币风流胜。」「啊!」伙计显然是没遇到过自己买自己赢的,这也太嚣张了,呵呵。老狐狸还是比较镇定,「没关系,给他买。」他挥了挥手,对伙计说。莫非他另有所恃,还是他认为我不可能赢,以我刚才表现出来的气势,少说也是高级剑师的水平,难道公孙人的真实水平竟然还在高级剑师之上。一想到公孙人在「倚红阁」泡了这么多天,被老狐狸知道他的底细也不无可能。我不由暗暗提高了警惕。不过老狐狸任他狡猾无比,也不知道我现在的真正实力,就是同时达到了大魔导师和大剑匠级别的绝世高手,也不是我的对手。这次老狐狸你恐怕是要失算了,嘻嘻。不过他竟能让伙计收下十万金币的赌额,这也让我暗暗警惕,老狐狸可真是不简单啊,要知道输了的话那就是五十万枚金币啊!我对自己施了一个风系的凤翔术,人轻飘飘的到了台上。「来吧,公孙人。」我心里暗暗念道。

,,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